站內檢索:
 
您的位置: 青海新聞網 / 社會新聞

分享到:

莫讓方便變“困境”:帶導盲犬出行何時能暢通無阻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6-14 09:34    編輯:孔令磊

  莫讓方便變“困境”

  帶導盲犬出行何時能暢通無阻

  岳雷在家彈鋼琴時,導盲犬芬麗在一旁安靜陪伴。本組照片由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王海涵/攝

  岳雷帶著導盲犬芬麗乘坐地鐵。

  岳雷帶導盲犬芬麗出行。

  呂付和她的導盲犬艾薇。受訪者提供

  “如果很多人不理解、不知曉導盲犬和相關政策,我們可能很多地方都去不了。當我們帶著導盲犬出行時,就只剩下在馬路上走路的權利了。”近日,合肥首只導盲犬遭公交車和出租車拒載的新聞登上微博熱搜,新聞的當事人、導盲犬使用者呂付十分郁悶。

  等待7年才申領到導盲犬,呂付卻遭遇“被拒”的尷尬,增加出行便利的好事反而變成“煩惱”。

  近日,呂付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合肥公交集團已經向她道歉,并承諾,如果視障者乘客證件齊全,公交車駕駛員仍然拒載的話,將根據公司相關規定對駕駛員進行有責處理。她說,現在自己出行順暢了許多。

  針對此次拒載事件,合肥市交通運輸局相關負責人也回應,此類事件的發生,主要是因為他們對相關規定的宣傳還不夠深入,公交企業對駕駛員的培訓教育還不到位。

  “導盲犬使用者經常交流,其他城市的導盲犬使用者也會遇到類似情況。”32歲的呂付覺得,有時候,對方拒絕的不止是一個人和一條狗,而是“拒絕”了視障人士應有的權利。

  據了解,《安徽省城市公共汽車客運管理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五款規定,乘客不得攜帶犬、貓等動物乘車,但導盲犬除外。合肥市交通運輸局2014年發布的《合肥市公共汽車乘車規則》中進一步明確,“不得攜帶犬類等寵物(有識別標志且采取保護措施的導盲犬除外)乘車”。

  記者采訪國內多個城市的導盲犬使用者后發現,雖然很多法律法規已經對導盲犬亮了“綠燈”,但不少視障者現實中使用導盲犬時并不順利。

  同時,年輕視障者和正常人一樣,有強烈的出行和社交需求,當需求無法得到尊重和保障,他們感到頭疼不已,甚至覺得出行“有壓力”“被歧視”“很害怕”。

  “你是我的眼”

  “我平時膽子小,不敢用盲杖,單元樓里的電梯都沒怎么碰過,導盲犬就好像我的一雙眼睛。”呂付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脫落,8歲時就已經完全失明。2008年,她“看”了一部講述導盲犬故事的電影《導盲犬小Q》,被電影中的小Q所打動,便萌生了想要申領導盲犬的念頭。

  2012年,呂付在中國導盲犬大連培訓基地報名申領導盲犬。這是我國內地第一家在導盲犬的繁育、培訓、應用等方面提供專業性指導的公益機構。

  據該基地資深訓導員王鑫介紹,一只導盲犬的訓練成本達20萬元,訓練時間需要一年半以上,經過單項考核、專項考核、綜合考核以及安全考核等后,犬只淘汰率達到70%至80%。達標的導盲犬都是沒有攻擊性的品種,且三代都沒有攻擊人的記錄,所以,正常情況下,不會出現導盲犬驚擾、攻擊他人的情況。如果導盲犬長期不出門,不僅技能會下降,信心、身體素質也會下降。

  “對于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合需要帶什么,每個地方和場所的規定不同,一般需要使用者的殘疾證,以及導盲犬的工作證、畢業證等。同時,導盲犬出門要穿戴好工作服、導盲鞍。”王鑫說。

  經過7年漫長而焦灼的等待,今年3月,呂付接到通知,自己得到了導盲犬的使用名額。她隨即乘飛機前往大連,在基地與導盲犬艾薇磨合訓練了6周后,帶著全家期盼已久的新伙伴回到了合肥。

  “磨合訓練包括理論和實踐兩部分,比如鞍具、鏈子的使用,配合行走姿勢,以及上公交車找座位等細節。”呂付說,訓練和考核結果如果不合格,視障者是帶不走導盲犬的。

  艾薇是一只香檳色的拉布拉多犬,經過近兩年的訓練,成了一只合格的導盲犬,智商相當于七八歲兒童,可服役5到7年。

  “導盲犬給我的生活帶來了新希望,很多事不用麻煩家人了,他們可以安心忙自己的工作。”呂付介紹,路上出現障礙物,艾微會停下來,用身體擋住自己的腳步以示提醒。基本的指令它都能聽懂,也會判斷主人說話的語氣,十分省心。

  “很多盲道沒辦法走,會有樹坑等障礙物,導盲犬是我可以放心依賴的伙伴。”平時,呂付帶艾薇出門,會給它穿上工作服,佩戴導盲鞍以及護具,導盲犬證和自己的殘疾證等也隨身攜帶,不過有的司機卻不看這些證件,直接拒絕她上車。

  “別人的偏見成為另一種‘不便’”

  在江蘇泰州,30歲的視障者門球運動員張魏已經記不得自己就導盲犬可以出入公共場所的事情解釋了多少遍。

  “2016年1月,我剛申領到導盲犬,每天都會出門,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我都會提前做好準備,少則解釋15分鐘,有時甚至要‘耗上’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偶爾還會和對方爭論一番,后來也就慢慢習慣了。”張魏說。

  有一次坐地鐵,工作人員讓張魏和導盲犬進入,但是進站以后,她又被保安請了出來,她只好又請工作人員查閱相關文件,花費了20多分鐘才坐上地鐵。

  張魏回憶,自己帶著導盲犬坐長途大巴比較“痛苦”,雖然每次都上車成功,但總會碰到各種各樣的麻煩。有一次坐車回家,司機看到導盲犬,并不打算讓它上車,車上幾位乘客也起哄:“這么大的狗,上車了我很害怕。”張魏一時手足無措,不知該怎么辦。

  后來,司機只得征求同車其他乘客意見,問大家愿不愿意跟導盲犬同行。“好在多數人表示理解,還有幾位乘客善意地摸了摸導盲犬,這才化解了一場尷尬。”張魏回憶道。

  “雖然結果是好的,但過程多少讓人感覺有點不愉快,有時候折騰來折騰去,浪費出行時間和辦事效率。”張魏說,原本以為導盲犬陪伴出門讓出行變得方便,但很多人的偏見卻成為另一種“不便”。

  “導盲犬能陪伴我的孩子,也給家庭帶來了很多方便。”在張魏看來,相關政策在慢慢完善,她希望政府能多采取一些措施,線上線下多宣傳,讓公眾知曉導盲犬和相關政策法規,這樣能免去不少麻煩。

  “出門后的遭遇是未知的,心里懸著、不踏實”

  “沒有導盲犬之前,我獨自出門機會很少,體重因此胖了不少。創業階段,很多事情我必須出門和客戶洽談,現在還要經常出去演出。一人出門時,我曾經掉進過窨井蓋里,撞到過欄桿,腿上都是疤痕。”

  居住在合肥的視障者歌手岳雷也是導盲犬使用者。他等待了6年,于今年4月擁有了自己的導盲犬芬麗。“有了芬麗,我有了自己的獨立空間,生活也變得特別規律。給別人上課期間,芬麗會趴在我腳邊,靜靜陪伴。”

  讓30歲的岳雷感到煩惱的是,自己帶芬麗乘出租車,經常被拒載,遭遇別人的不理解。“不管是什么犬,我們都不帶,只要是狗就都不能帶。”這是岳雷聽到最多的回應。

  有一回,芬麗在路上工作時,靠近了一個孩子,小孩的媽媽立馬過來用力推了岳雷一下,岳雷摔了一個趔趄。“有時候走在路上,還會有很多人逗芬麗,用聲音來吸引它,不能安心工作。”岳雷說。

  一次帶著芬麗出行,有人故意用食物引導芬麗往偏僻的地方走,最后它帶岳雷停在了一片廢舊自行車前,旁邊還有兩人嘲諷式地大笑,說這不就是普通狗嗎,還導盲犬呢。岳雷回憶,那次他十分傷心,覺得自己沒得到尊重。

  “出門時,心里就像‘打仗’一樣,害怕會遇到阻礙。”岳雷覺得,現階段對于導盲犬的宣傳遠遠不夠,他會努力讓大家接受導盲犬,并且喜歡上它們。“眼下,我籌劃將導盲犬使用者聚在一起,組建樂隊進行公益演出,宣傳導盲犬知識。”

  生活在江蘇常州的丁志強在2013年就擁有了自己的導盲犬,他告訴記者,剛開始那幾年,自己一直在不斷探路、過關。

  有一次,丁志強帶導盲犬去游樂園游玩,工作人員不讓進,經過媒體報道后,游樂園完善了入園規則,這才允許導盲犬進入。

  “公交車一般不會拒載,但出租車時不時會拒載,我只好打運管處電話。網約車拒載時,我打過幾次報警電話,可是警察來了也沒辦法,畢竟司機沒有違法。”34歲的丁志強感慨,自己已經總結了一套應對經驗了。

  在丁志強看來,社會對導盲犬的接納程度在改變,但住宿方面仍不方便。“除非提前溝通協調好,不然賓館一般不允許導盲犬入住。餐廳不讓進,大不了換一個地方。賓館一旦不讓住,很麻煩。”

  丁志強說,帶導盲犬出門前,壓力和不確定性環繞著自己,出門后的遭遇是未知的,心里懸著、不踏實。有個視障者朋友將這種心情形容為:“就像拉一個劣質易拉罐的拉環,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斷裂!”。

  丁志強認為,明確導盲犬在公共場合不出現驚擾他人等行為后,人們應該接受導盲犬。“約束和理解是相互的,也是對等的。”

  “不想每次都通過投訴來解決問題”

  4月中旬發生的一件事情,讓北京的年輕視障者徐漠溪(化名)至今都很生氣。

  當天,徐漠溪帶著導盲犬呆萌乘公交車去盲文圖書館,“當時前面沒有人排隊,呆萌帶著我上車,剛要抬腿,司機立馬關上了車門,我本能向后退了一步,直接退到了馬路牙子上。”徐漠溪回憶。

  司機什么也沒說就把車開走了。后面又來了一輛車,司機直接說,狗不能帶上車。徐漠溪解釋,自己牽的是導盲犬,按照規定可以上車。

  “如果你的狗能上車,前面那一輛車你怎么不坐啊?”司機反問道。這時,車站管理員也過來拽著徐漠溪的胳膊,不讓她上車。

  “我經歷過多次被拒載的情況,每次都讓管理員給領導打電話,最終他們允許我上車。”

  這次也是一樣,經過確認后,徐漠溪成功上了車。到了第三站,上來了很多人,安檢人員大喊:“車上有狗,咬著人我可不負責啊!”

  這引起了一小陣騷動,有乘客嘀咕:“怎么讓狗上車啊?”當安檢員第二次強調導盲犬會咬人的時候,徐漠溪坐不住了,她向安檢人員和乘客解釋:“導盲犬沒有攻擊性,你作為工作人員,說話要負責。”

  下車后,徐漠溪進行了投訴。“每次投訴完以后,車隊都會打電話做回訪。很多時候對方會口頭承諾,要對司機懲罰并且教育,有的人態度倒是很好。”徐漠溪說。

  有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人身安全不能得到保障。“如果心理不夠強大,抗壓能力不強,真有可能會崩潰……”

  “有一年冬天,我打車一個多小時,才碰到一個愿意帶導盲犬的司機。還有的地鐵線路要求導盲犬戴嘴套,其實戴嘴套不利于導盲犬工作。不想每次都通過投訴來解決問題。”徐漠溪表示,自己每天上下班、逛街、買東西、送孩子上學等都需要導盲犬,她甚至一度懷疑,公共場合拒絕導盲犬的行為,是對殘障人士的“軟歧視”。

  相關法規細則亟待出臺

  記者了解到,許多國家成立了導盲犬協會。在一些國家和地區,免費使用導盲犬是視障者享有的一項社會福利。美國、英國、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的合格導盲犬數量遠遠超過中國,在這些國家,導盲犬地位很高,可以出入任何公共場所。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30個國家通過立法保障視障者使用導盲犬的權利。此外,日本、新西蘭等國家導盲犬的訓練費用基本由社會募捐而來。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目前的視障人士超過1700萬人,全國導盲犬的數量不到200只。

  “在中國,導盲犬十分稀少,很多人在生活中沒見過導盲犬,公共場合的工作人員會對導盲犬產生疑惑,這是正常現象。”安徽大學社會與政治學院副教授王云飛認為,政府部門應該負起責任,引導社會各界對視障人群的出行多一些理解和尊重。

  “我們不僅要關注‘導盲犬出行’的問題,很多盲道等輔助設施被占用等問題也需要解決。無論是法律層面還是道德層面,社會都應該對視障人群給予足夠的人文關懷。”在王云飛看來,有關部門應該細化相關細則,讓司機能夠通過相關證件等物品,辨認導盲犬和寵物犬,并禁止乘客擾亂導盲犬工作。同時,萬一出現導盲犬驚擾他人的情況,也應明確具體的責任承擔方以及各方權利義務關系。

  對于有人反映出租車拒載導盲犬的問題,安徽徽商律師事務所律師胡亞榴表示,2012年新修改的《安徽省出租汽車客運管理辦法》對導盲犬是否能乘車沒有給出明確規定,這就給了出租車拒載的可能。對此,法律方面應該作進一步明確,便于實踐操作與執行。

  合肥市交通運輸局相關負責人認為,導盲犬對出租汽車司機們來說,也是新生事物。“我們倡導駕駛員為殘疾人乘客提供協助的同時,也在考慮修訂完善行業服務規范,進一步明確導盲犬乘坐出租車的相關規定。”

  記者了解到,國內法律規定了視障者使用導盲犬的權利,但并沒有細化便于操作執行的相關規定。同時,鐵路、民航、公交、地鐵等部門相關規定也各有不同,每個地方也有不同的法律規定。

  胡亞榴指出:按照常理,住宿、旅游、餐廳等交際場所應當都屬于公共場所,出于對殘疾人保護的立法宗旨,公共場所應作開放性解釋,即無明確法律規定禁止,導盲犬就可以進入。

  她建議,視障者在公共場合受到不公正待遇時,首先,可以向殘疾人組織投訴,殘疾人組織有權要求有關部門或者單位進行查處;其次,可以依法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對有經濟困難或者其他原因確需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的殘疾人,當地法律援助機構或者人民法院應當給予幫助,依法為其提供法律援助或司法救助。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王海涵王磊來源:中國青年報

相關新聞↓
[ 打印 ]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
和信彩票(唯一)官方 新宾| 牡丹江市| 兴国县| 玛沁县| 凌云县| 凤阳县| 永登县| 抚远县| 关岭| 沙雅县| 青州市| 徐州市| 离岛区| 夏河县| 建湖县| 宿松县| 永嘉县| 邻水| 沁水县| 拉孜县| 伊吾县| 高邮市| 筠连县| 汶川县| 兴城市| 阿巴嘎旗| 明水县| 辽宁省| 花莲市| 浠水县| 文成县| 邹城市| 莫力| 汝南县| 诸城市| 五河县| 古丈县| 甘肃省|